您在這裡

2016秋,清邁,志工日誌五( ENP Volunteer’s journal 5)

您在這裡

跟大家分享...大象救援中心的故事...

作者/攝影者:韻璇/小米

 

 

這一趟旅行,無意間可能遇見了答案,固著自己的信念......。

這是我一直帶著的問題「到底環境教育能夠改變什麼?我的工作價值是什麼?或是其實沒有價值?只是同溫層的熱流循環?解決了任何問題嗎?還是只是在浪費時間呢?」

旅行到清邁,在大象自然公園裡當了7天的志工,除了想體驗不同的生活型態、接近大象這一個迷人的生物外,其實沒有太多的想法。但,旅行常能帶給旅人不同的體驗及意外的收穫。

【一樣的答案】


【圖說:Udom Ratiapirom在大象自然公園裡工作,今年26歲。在公園裡工作將近四年。】

 


【圖說:Jane Machai(左二)志工管理者,27歲,在公園裡工作四年多。】

 

當我分別跟他們聊到工作及工作的感想時,兩人不約而同給我同樣的答案,”4 years, still happy.” 細究原因,原來對他們來說,他們的工作能接觸各種不同國家的志工,每週都有新的相遇,並能確實協助改善大象在泰國的處境、近距離與大象相處,這些都是工作中無形的回饋。「這份工作很有趣,而且讓我知道我真的能為喜歡的動物做些甚麼事,發揮我的能力,對我而言,就是很棒的工作內容。四年,工作起來仍然很愉快。」Jane這樣回答我。聊到工作上的辛苦層面,他抓了抓頭,想了一小段時間,然後就傻笑地說,好像都很快樂,想不出來,我想到再跟妳說。(事實上是,待了七天,每天見面的我們,仍然沒有想到最終的答案。)

 

【擴散影響力】

大象自然公園位於清邁山區,山區內遍布許多其他的大象公園,在其他公園中,大象主要的工作內容是提供遊客不同的體驗,包含騎大象、大象陪遊客玩水、大象表演、大象按摩、或大象陪遊客散步等工作。換句話說,其他大象公園裡的大象,仍是作為觀光旅遊的工具及用途,生意好的公園,大象的食物不虞匱乏,但工作時數便相對加長;生意不好的公園,則有可能減少象群的食物量,或減低相關的醫療行為。

大象自然公園創辦人發現這樣的情形,於是開始思考如何擴散大象自然公園的影響力。「很難跟他們溝通,尤其當他們視我們為競爭者時,基本上是不願意溝通的。」Jane Machai說,「但是時間一久,有些大象公園發現,ENP的經營方式跟他們不同,我們沒有任何大象服務人類的活動,只有人類服務大象的工作內容,但是很奇怪,ENP的參訪人數越來越多,而且願意花錢來勞動,源源不絕的參訪者,還有多次回訪的人。所以後來我們開始跟幾個鄰近的大象公園協調,如果他們願意認同我們的信念與做法,可以更動他們的活動內容,不提供任何大象的服務,我們就願意轉借我們的遊客給他們,同時提供大象食物及所需的醫療費用。這樣一來,他們經營大象公園裡最大的兩個開銷:食物和醫療,獲得財務上的舒緩,同時又有源源不絕的遊客,對於他們來說,有利而無害。所以,慢慢地,我們有了衛星公園,這些臨近的大象公園,成了我們共同的保育夥伴。」

 

【圖說:工作中的大象群(載人類去河邊玩水)】

 

【認同保育與生活可兼顧】

在大象自然公園擔任志工的七天非常愉快,也因而起心動念想要找找看這兒的工作機會,因為聽工作人員說,大象公園中,有200多個員工,這200人還不包含清邁市區中接待志工的工作人員。我心想,可能會有機會吧?!於是,我查詢了相關工作機會,很無奈地,大象自然公園的工作機會只提供給泰國人申請,除了有特別專長的獸醫以外,其他都以泰國人為優先,我只好無奈地接受我只能來這兒當志工的事實......。

然而這樣的規定,也造就了當地人許多工作機會,包含司機、園區清潔、象伕、廚房工作人員、設備維護人員、獸醫、接待人員......同時,園區內也請附近社區的婦女們前來園區提供按摩服務,園區中要吃的青菜等,也都由社區提供。於是,當地的人對於大象自然公園的認同感相對增高。

 


【圖說:當地工作人員】

 

此外,大象自然公園每週五會安排國際志工們前往當地小學,提供學校學生們與多國家志工接觸的機會,我們與孩子相處2個小時期間,跟他們聊天、玩球,讓他們教我們串手鍊、實習按摩等。「他們很多是象伕的孩子,不論他們的父母是不是在大象自然公園中工作的象伕,我們都可以透過孩子,讓父母親知道,對待大象有另外的選擇。有些教育是慢慢影響的,當孩子們看到這麼多國際志工認同我們的保育信念時,他們多少能夠把觀念間接帶回給父母。而當他們選擇成為世襲的象伕時,就會有與傳統方式不同的理念。這些當然沒辦法現在看到,但是卻非常重要。」ENP的工作人員與我閒聊著。

 


【圖說:清邁的孩子們】

 

【Keep going, and you’ll see】
 


【圖說:堅持不懈的Lek】

 

「我相信,當人們了解你做的事情的重要性時,他們會試著理解你的信念,而當他們認同你的信念時,就會開始有參與的念頭,大象自然公園除了重要的收容、救援功能外,很重要的是,提供了一個大家參與的平台,讓他人有參與的可能性。保育是集眾人之力,做眾生之事。在座的各位,是保育的重要人物,保育不是學者、官員、政府、要人的事,而是我們要讓他們相信,眾人對這件事是重視的,這樣才有推動他們行動的能量和動力。」Lek Chailert

著手撰寫這一篇記錄時,離我在大象公園當志工已經是第四個月了,這段期間,這一篇最後的紀錄一直難產。直到與夥伴們到沙巴旅遊後,發現自己原來可以回答當地工作人員對我的反問「妳呢?妳喜歡妳的工作嗎?」Well, 我可以這樣回答...「我喜歡環境教育和現在的工作,many years, still happy!」

衷心感謝這一趟清邁的志工之旅。